首页 > 岛城随感

海客谈丨老人与时俱进 社会永葆活力

2021.06.09 09:26 一叶扁舟

  近日,我市交警连续发布了多起老人被撞的警示视频,事故惨状令人唏嘘。据报道,今年1至4月份,全市造成人员轻伤及以上后果的交通事故中,涉及60岁以上老年人的约占51%(据《舟山晚报》5月30日报道)。在诸多交通事故中,老年人既是肇事者又是受害者,这无疑是社会之痛。事实上,在社会日趋老龄化的当下,各种痛点正在不断呈现。

  最新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表明,我市60岁及以上人口、65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分别为24.88%、17.09%,与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相比分别上升了9.15个和6.59个百分点。舟山的老龄化程度全省最高、日趋加深,很多人为此担忧。但老龄化并不必然影响社会发展,如何迎接挑战、消除痛点,抓住时机、激发活力,正是需要全社会交出的答卷。应对老龄化是涉及广泛的系统工程,而让老年人跟上时代步伐,无疑是一个具有积极意义的重要课题。老人与时俱进,社会就不会失去活力。

  填平鸿沟:帮助老人融入社会

  人们或许认为,涉老交通事故频发,大概是因为老年人耳背眼花、反应迟钝所致。但细细揣摩交警发布的案例就会发现,一些老年人“不守规矩”才是酿成事故的主要原因。事实上,无论是道路设施还是交通法规,都对弱势交通参与者提供了必要的保护。无论是老年人还是残疾人,只要遵守法规,哪怕行动再迟缓也不至于频频被撞。但不少老年人过马路不走斑马线,骑电动车不戴头盔还随意逆行,再加上灵敏度不及年轻人,怎会不摊上事故?

  老年人交通违法现象突出,有其客观原因。改革开放以来,经济高速增长、社会日新月异,几十年就完成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发展历程,“时空压缩”之下就难免有人不适。良好的交通习惯是需要逐步养成的,而对于许多老人特别是来自渔农村的老人来说,处处红绿灯、满街私家车似乎是“一夜之间”冒出来的,而他们还没能养成看红绿灯、走斑马线的习惯,骑上电动车也像以前在乡间小路上那样随意晃悠,哪里顾得上花样翻新的交通标线? “老人走新路”,必然是格格不入。

  现实生活中,老人不适应现代生活的现象相当普遍。假如听之任之,“深度老龄化”的社会就难免被数量庞大的老年人口拖得老态龙钟。只有帮助老年人适应现代生活、融入城市社会,才能促进和谐发展。眼下,我市各地正通过开办各类培训班教老年人使用智能手机,“老人可教也”的事实令人欣喜。而需要填平的远不止数字鸿沟,老人们方方面面的生活习惯和技能都需要翻新,如何组织“补课”无疑值得探究。

  老人们并不厌学,老年大学人满为患、智能手机培训卓有成效就是例证。既然如此,就应想方设法帮助老人更新知识、融入社会。当然,培训不是唯一办法。很少会有老人承认“不会走路”,培训班怎么办得起来?更“速成”的办法或许是罚款。老年人发生交通事故的概率这么高,不知在交警的违法处罚中占几成?老年人都心疼钱,罚几次也就长记性了。老年人跟不上时代步伐,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因循守旧的惰性,假如社会治理体系能充分考虑到引导老人进步、填平代际鸿沟,既不苛求又不迁就,实可谓善莫大焉。

  拆除藩篱:充分释放“老人红利”

  5月22日,99岁的 “中国肝胆外科之父”吴孟超和91岁的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“双星陨落”。两位杰出科学家的仙逝在给国人带来无尽悲痛和哀思的同时,也为大家树立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榜样。发光发热没有年龄限制,这在人口老龄化的现实语境下更具现实意义。

  伴随老龄化的人口红利消失,应该是基于现有产业结构的相对概念。而随着转型升级、机器换人步伐的加快,以及退休年龄的延长,未尝不能释放出新的“老人红利”。老年人虽在体力上处于弱势,但富有人生阅历和工作经验,在脑力劳动占比越来越大的现代社会大有用武之地。而一些发达国家的经历表明,能否发挥好老年人作用,也是在步入老龄社会后社会兴衰的决定因素。

  充分释放“老人红利”,需要全社会解放思想、更新观念。眼下,不少行业出现了用工荒,理应更多地吸收老年人就业。事实上,老年人可以胜任服务行业的端菜送水,更可以在写字楼里找到位子,就业或再就业的空间相当大。但现实情况却是,许多企业单位在招聘员工时机械地把年龄门槛设定在35岁以下,这不但限制了老年人老有所为,还可能错失了引进人才的机会。要知道,在新人扎堆的地方,恰恰需要技艺纯熟、经验丰富的“老人”充当“压舱石”。

  有一种观点是,老年人不能抢年轻人的饭碗。但事实上大学生就业难并不是老年人不退休的缘故,而是教育与产业发展不协调、人才供求结构性失衡造成的。大力推进职业教育,积极发展新兴产业,才能逐步化解就业难。而更多地鼓励老年人继续工作,有利于推动全社会创新创业,并灵活顶起那些出现用工荒、人才荒的岗位。

  毫无疑问,释放“老人红利”离不开制度保障。退休制度、用工制度在年龄上的“一刀切”,不但会切掉“老人红利”,还会切掉社会活力。不同身份的老年人有相应的就业限制、就业禁忌,需要通过完善制度体系来加以规制。比如,规定卸职领导干部一定年限内不能在相关行业和地区重新就业,就是防止期权腐败的必要制度。而在普遍意义上,更应拆除制度藩篱、鼓励老有所为。这样,“深度老龄化”的社会才能依然活力四射。